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今夜我让你失禁 更多>>
 

    今夜我让你失禁

    时间:2018-07-30 深夜,回家,那人儿已坐在床边,哭成泪人儿。
    那是我们的床,过去,现在,也直到将来。
    对于一个顽皮而倔强的男孩,那乾爽的床褥和熟香的母体使他安静,使他入睡,就在这床上,他从婴儿,到少年,到成年,渐渐长大,独当一面,能够保护她,能够餵养她,能够佔有她,能够爱她。她便也在这同样的床上,从少妇,到熟母,如秋梨烂漫,熟透成汁液饱满的一颗,香气四溢,是她的儿子无论何时,都眷恋的母亲的肉体。
    而今夜,月儿圆圆,她却不理他,兀自饮泣,那么伤心。他要靠近那床,她却要推开他,那是母子的爱巢,她为何不允他接近。
    「妈,你怎么了?」我拉扯她,那睡衣的丝扣经不住一点力,薄纱滑落,一对雪白乳鸽,两点娇羞樱桃。
    「嗯……」她撒娇,她总是这样,与儿子生气,却又扭捏作态。
    「妈,我的亲亲,我的宝贝,我的肉团儿,我爱你,妈妈∼∼」
    我撮起雪乳,一口吞入,吮那乳樱,她便轻轻发抖。我习惯这样的甜言蜜语来哄她,每当女人生气,你又觉得无缘无故时,便要哄她,特别,当她是你的妈妈,就更要精心的爱护。
    甜甜的泪撒落我面庞,流至嘴角,温热的液体,满含她的情她的愁她的怨。那双秋水已是桃红,看她花癡的模样,我忍不住吻她,长长的吻,强迫她喘不过气,那母性的肉体挣扎,我的大手轻轻滑过她腰肢,睡裙脱落,光嫩的大屁股完全赤裸,她不戴乳罩,不穿内裤,等着我回来,却又像花癡一样哭,被我拥吻,却又连屁眼里都分泌爱液。
    她是怎么了,女人的心思谁能猜懂,特别,她还是你的妈妈。
    这时不需要说话,只需要狠狠的对她施暴,她摆出不配合的姿态,却又裸着屁股,就是在等待儿子的施暴,不是吗。紧接着开始一个儿子对母亲的征服,一边吻她,一边抽插。
    我的刚强在她的体内胀大而疯狂,她的桃源湿漉,她的发角湿漉,她眼神湿漉,当雪乳蹦跳,肥臀扭摆,我刺进她蜜径的尽头,再往里,就是生我育我的故乡。冲刺,我回到故乡,如温柔的云里,母爱的深河,她猛烈哆嗦,那里春水泛滥成潮。
    事完了,窗外月儿挂高,她湿润的眸子那样楚楚动人,却不许我吻,而是把脸儿贴紧我胸膛,屁股蠕动,小声呢喃:「坏儿子,妈妈的坏儿子……」
    「好宝贝,乖妈妈,今天有什么不开心?」
    「嗯……」她又撒娇,我便掐她屁股上白嫩的肥肉。
    「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,妈妈好伤心。」她终于说。
    「今天是什么日子?」
    「三月八日。」
    「哦,呵呵∼∼」我心里想,今天是三月八日,是妇女节,也是她的生日,这个丰满的女人,这个闷骚的三八。我的确很坏,凑到她耳边,「所以你光着大屁股,等你的儿子回家。」
    「嗯……」
    「你以为他忘记了你的生日,所以你又光着大屁股哭泣。」
    「嗯……」
    「不过你哭的还不到位,所以你的儿子不準备接受你的委屈。」
    「你坏,怎么哭才是到位?」她眨着美丽的眼睛。
    「对着情人的哭泣,要用这里哭……」我食指环绕她丰臀,找到臀缝,探入那深深的臀沟,点中那一朵藏在深闺人不识的娇嫩菊蕾。
    「哦……」她呻吟,「不行,那里是……」
    「是什么?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「我偏要你说,要不然就欺负它。」我让中指略略进入。
    「不要,那是妈妈的屁眼……」她虚脱起来,声音都颤抖,我心里想,可爱的三八,还说不要,你的屁眼是如此敏感。
    「再说一次,我没有听见哦。」我很坏。
    「你坏,那是……,妈妈的屁眼,」她喘息着,「屁眼,妈妈的屁眼,妈妈无耻的淫蕩屁眼,这会可以了吧?」
    「呵呵∼∼好妈妈,」我吻她,「我没有忘记你的生日和三八妇女节,这是礼物,今年的礼物专为妈妈的屁眼而準备。」
    「这是什么?」她看着药瓶,眼睛眨啊眨,「都是日本文字,看不懂。」
    「看不懂没关係,只要你的屁眼儿乖乖听话,让儿子把它们涂在妈妈的屁眼里。」
    「嗯……,好羞,人家不要嘛∼∼」
    「一定要,你有一个淫蕩的屁眼。」
    「啊……,好吧,我是淫蕩的妈妈,我属于我的儿子,对妈妈的屁眼温柔一些好吗?」
    「别怕!」她趴下,撅起屁股,像乖顺的母鹿,肥美的屁股非常性感。
    我打开了瓶子,食指沾着药水,捅入她的屁眼,把淫糜的药液涂满她蜜肛深处。
    「儿子,妈妈那里好痒……」
    「呵呵,哪里?」
    「嗯……,妈妈的屁眼儿,好痒,好像要发情了,好儿子,快来救妈妈的屁眼……」她又哭出来了,滴滴泪珠晶莹可爱。
    「撅起大屁股,蠕动你发情的屁眼。」她照着做了,那粉红色母肛,妖艳,诱人。
    我的刚强再次燃烧怒火,坚硬如铁,暴虐如狼,直直插入妈妈的屁眼深处,直到直肠的末端,顶紧幽门,被温暖的肛肉紧密包裹,每一下蠕动都鼓舞我破坏的慾望,在母亲的屁眼里,不需要怜香惜玉,不需要悲天悯人,只需要粗暴的,狂野的,肆无忌惮的破坏。
    大屁股是麵团,被我挤压冲撞,无耻的小屁眼是淩辱妈妈的最佳洞口,在这里,给她痛,给她暴虐,也给她人间至高的无耻的肛门高潮。
    完事了,肛门口还微微张开,白和红交织的綵带缓缓流出,她全身发抖,我抚着那热气腾腾的大屁股。
    「以后妈妈的屁眼会一直痒下去么?」她美丽的大眼睛眨啊眨,傻傻的问。
    「会的,而且会越来越痒,会迷恋上灌肠。」
    「什么是灌肠?」
    「灌肠是儿子对妈妈的屁眼行使日常权力,呵呵∼∼」
    「我听不懂,我只知道你是坏儿子。」
    「呵呵∼∼后悔么,生下这样一个邪恶的儿子。」
    「不!绝不后悔,如果有来生,我要还做你妈妈。」她脸儿红晕,她好美。
    第二天清晨,菊香充塞我们小小的卧室,床单是湿的,大腿是湿的,她的屁眼也是湿的,她失禁了,母亲的屁眼为儿子而失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