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景缎 第二十章_谷歌搜草榴社区_狠狠撸 我喜欢_撸撸射_中国首届撸管大赛

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二十章 更多>>
 

    十景缎 第二十章

    时间:2018-05-10 就这样对望良久,小慕容强自压抑羞意,低声道:「喂,你怎么在这里啊?」
      文渊道:「我跟着你出来的。」小慕容「嗯」了一声,说道:「那……我去了水燕楼,还有刚才的话,你通通知道了?」文渊道:「是。 」
      小慕容把头偏开,只觉耳根发烫,实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不去看文渊。
      文渊目不转睛地看着小慕容,眼中见来,只是个一副娇羞模样的小姑娘,若说她是什么武林魔头,便是打死他也不相信。回想方才听到的 言语,不禁心动,走到小慕容身边。
      小慕容心中蹦蹦乱跳,不知他意欲如何。只听文渊说道:「慕容姑娘,你愿意相救紫缘姑娘,在下极是感谢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也没什么 .」心中忽然泛过一丝苦涩,眼眶中有些热热的。
      文渊忽然握住小慕容双手,柔声说道:「慕容姑娘,你千万别说要走,我……我跟师妹都很喜欢你的。」小慕容被他握着手,心中一阵暖 洋洋地,心跳不已,低声道:「华家妹子跟我是很好啊,不过你啊……你啊……我可就……」
      说着露出娇羞的笑意。
      文渊见她面带红晕,娇美绝伦,情不自禁地将她轻轻搂住。小慕容毫不反抗,任他抱着,心中又羞又喜,轻声道:「喂,你很贪心呢,已 经有了两个,还要加上我啊?你到底喜欢哪一个?」文渊窘了,一时答不出话,良久才道:「师妹跟紫缘姑娘对我,并没有谈到情爱上面啊。 」小慕容嫣然一笑,说道:「你少来这一套,我才不信你看不出来。」说着将头倚在文渊怀中,低声道:「我也不在意啦,我……我……我只 想知道,你对我到底……有没有……嗯……」心中害羞,总是说不出口。
      文渊温柔地抚摸小慕容的秀髮,说道:「慕容姑娘,我心里真的是喜欢着你,可是……我对师妹、紫缘姑娘也是如此,这样三心两意,实 在不能决定。我只怕太过冒失,倘若因而伤害了任何一位姑娘,我是虽死难偿。」小慕容仰首望着文渊,轻轻笑道:「是啦,你是想享齐人之 福,一个都不放过。」文渊连忙说道:「不可不可!这……太委屈姑娘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面露羞色,道:「反正……反正你喜欢我就是了,是不是?」文渊微笑道:「是啊。」小慕容心中喜悦,轻声道:「那就够啦,不 管你以后喜欢谁,跟谁在一起,我都不在意,总之是跟定你啦。你也不用最爱我啦,只要……就……就这样就好啦。」
      文渊见她眼中满是欢欣爱慕之意,又听她言语一片深情,深为感动,轻声道:「慕容姑娘!」小慕容娇笑道:「哎呀,你还叫我姑娘姑娘 的?」文渊笑道:「不然叫什么好?」
      小慕容想了想,道:「小时后,娘都是」小茵、小茵「这样叫我,你这样叫好了。」文渊道:「这个」茵「字,是你的名字吗?」小慕容伸伸舌头,笑道:「我才不告诉你。」文渊笑道:「连名字都不告诉我?好,那你又要怎么叫我啊?总不成整天就这样」喂、喂「地叫吧?」
      小慕容偏了偏头,笑道:「我不知道,随便我叫。」文渊笑道:「怎可以这样?」小慕容笑道:「你管得着我?」忽然脸上颇有羞态,低 声道:「是啊,以后又多一个人管我啦,我干嘛要喜欢你嘛?」
      文渊听她说得可爱,忍不住笑了出来,紧紧搂住小慕容,柔声道:「慕容姑娘,我……」小慕容抬头看着他,笑道:「你叫我什么?」文 渊一笑,轻声道:「小茵!」小慕容脸上一片羞赧,巧笑嫣然,静静凝望着文渊。当此情境,文渊只觉像是抱着个糖人儿,甜蜜融融,情意绵 绵,捧起小慕容脸蛋,轻轻吻了一下。
      虽只是稍稍碰了一下,小慕容已是满脸通红,胸口起伏,眼中儘是腼腆之态,羞红着脸道:「我们……我们……现在呢?」文渊怦然心动 ,说道:「什……什么?」小慕容嘴唇微动,想说些什么,却又羞于启齿,好一阵才道:「你……你要不要……我?」
      文渊身子一震,看着小慕容双眼,轻声道:「小茵,你要考虑清楚,这是……这是你一生的事。」小慕容一阵心悸,柔声道:「你别担心我,你啊……你将来不会把我抛弃了吧?」文渊道:「自然不会!」小慕容娇羞不已,轻声道:「那……那……那我就交给你了。」
      文渊端方守礼,对姑娘家向来尊敬,但并非不知情趣的道学先生,此时两厢情愿,听得小慕容这般言语,文渊胸臆间满怀情意,身子一倾 ,将小慕容靠在墙上,深深一吻。
      这一次却是吻得缠绵无已,小慕容如受电掣,喉间发出轻微的唔嗯声音,身子酥软无力,本来是背靠着墙壁站着,此时两腿无力,渐渐向 下滑落,终于坐在地上,四唇分开,两人心中情慾大动,拥在一起。
      文渊轻轻解开小慕容腰带,卸下她的纱衫,月白色的肚兜掩着她胸前双乳,极是漂亮。小慕容看着他处,羞得不说一句话,跟平日神态大 异,任凭文渊动手。
      文渊看得脑中微感昏眩,深深呼吸几下,低声道:「小茵,你的身子真的很美。」
      小慕容嫣然一笑,轻声道:「你喜欢吗?」文渊道:「看得我都有点晕了,我……只怕我不敢碰。」小慕容忍不住笑了出来,轻轻将身子 往前靠去,低声道:「你……你要怎样都可以啊。」
      文渊仍有些难以下手,心道:「小茵这么美的身体,我如果任意胡来,一不小心把她弄伤弄痛了,岂不是万死莫赎?」只有轻轻脱去她的 衣服,并不太碰着肌肤。
      小慕容一身赤裸,却见文渊一直只看着自己,像在观赏一件精緻的宝器似地,心中反而羞得不得了,红着脸道:「你……你要看多久嘛? 」文渊也有点不好意思,把他心里的话说了。小慕容又觉好笑,又觉心里甜丝丝地,娇笑着道:「你儘管喜欢我啊,可是不用把我宠成这样嘛 .你……你不动我,我可要来碰你了喔,你一件衣服也没脱呢。」
      文渊不禁一笑,当即让小慕容背坐在怀里,轻轻揉着她的乳房。他从未和妙龄少女有这般亲暱的举动,心中紧张实不下于小慕容,手里是 一片柔软,说不出的受用,小慕容更是芳心如醉,发出几下娇柔的喘声。文渊渐渐放开胆子,指上多用了少许力。小慕容轻轻咬着下唇,却不 时鬆开,发出难耐的娇啼。
      就在此时,小慕容登觉下身私处被一物顶住,低头一看,自己正背着坐在文渊怀中,文渊的下身自然昂向她的股间。由于文渊尚穿着衣裤 ,小慕容直接受到粗布的摩擦,对那敏感的花办实在是万难承受的挑逗。小慕容忍受不了,喘息道:「不行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快脱 掉啦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
      文渊哪里知道小慕容是受不了粗糙的衣料?小慕容这一番喘叫,简直是直接催情,满是蕩意,文渊听得心弦大乱,轻轻放开小慕容,要将腰带解开。小慕容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文渊刚退下一点裤子,心头一跳,低声道:「等一下……先别脱掉。」文渊一怔,道:「怎么了?」
      小慕容跪着低下头来,将文渊的裤子拉下了一些,赫然现出一柱擎天的样子来。小慕容满脸通红,将之轻轻握住,娇笑道:「上次没满二 十一次,今天我要补足数啦。」文渊被她一唬,倒也吓了一吓,随即笑道:「这次你可点不到我穴道了。」小慕容嘻嘻一笑,道:「你别担心 嘛,上次是罚你,这次……这次……」
      文渊接道:「这回换我罚你。」小慕容眨了下眼,笑道:「我有什么好罚的?」
      文渊沉思片刻,笑道:「罚你生得太好,害我不敢太放肆。」小慕容羞红了脸,轻笑道:「我看你对谁都一样吧?」
      说笑之际,小慕容仍是又揉又捏,文渊热血狂聚下身,堪堪便要放了出来。
      小慕容对此倒是经验甚丰,时圈时套,玉指挑动,香掌轻摩,文渊眼里正能看着小慕容的背脊和屁股微微摆动,股间又是温润柔暖,上下 两番刺激,当真是香艳之极。
      小慕容只觉手中火烫一般,轻声笑道:「喂,你这天柱要怎么办啊?」
      文渊一愕,道:「什么天柱?」小慕容脸上又是一红,笑道:「那个……上次你在那里说的啊。」文渊一听,这才想起,笑道:「好啊,你又拿前人的大作开玩笑,」天柱「不是这意思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那个我不管,你……你现在要怎样啊?」文渊歎道:「好吧,既然如此, 那就来个」贯日月「吧。」
      这话一说出来,两人都是脸上发热。小慕容低声道:「你还说我,你不也在乱说!」文渊笑道:「那不是你害的吗?」小慕容羞红了脸, 娇声道:「你…… 你要怎么」贯日月「,说来听听啊。」文渊本是调笑,这时倒也说不上来,只得抓抓头。
      小慕容望望那「天柱」,强压羞意,忽然扑在文渊怀里,轻声道:「别管那些啦,你……你想能怎么样,就尽量做吧,我都不怕!」文渊 听她说得如此,不禁情动,将她抱得上来一些,乳房正好贴着他胸膛,下身正好对上,互相摩擦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啊啊啊……」小慕容最私密的地方陡然接触到一根灼热之物,週身剧颤,兴奋得难以言谕,又觉羞耻不已,若说不怕,却连她 自己也不信。文渊不敢贸然强来,伸手轻抚小慕容股间,柔到了极处,只羞得小慕容无地自容,低头一看,早是一片潮湿,沿着大腿内侧不断 流下。
      抚摸未久,小慕容已承受不住,紧紧抱着文渊,一双玉手往他衣襟内伸去,口中不停哀鸣:「不要了……啊啊……拜……托……够了…… 啦……啊……!」
      文渊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,向下一看,小慕容两条美腿叉开两边,中间泛着桃红,不断泌出水液来。
      「啊呵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哈啊……」还没有交合,小慕容却已经刺激得几乎晕过去,文渊也不禁有些担心,甚为怜惜地道:「小茵,我是 不是太过火了?」
      小慕容勉力睁开双眼,喘着说道:「我啊……我……没关……系……嗯……」
      却见她香肩上下起伏,两个玲珑可爱的乳房因不支弯腰而晃来晃去,好似已经经过一场猛烈的床上大战一般。文渊心中歉然,道:「小茵 ,今天就这样吧,你该休息一下。」小慕容眼眶微有湿润之意,低声道:「我真的没关係……」文渊摇摇头,轻轻摸着她披散的长髮,柔声道 :「你别太逞强,这次……」小慕容不等他说完,抬起头来,两片樱唇封住了后话,下体一边磨蹭着文渊的阳物。
      文渊见她如此,便去了这些担心,抱着她如柳柔腰,向自己送来,两人的下身渐渐结合。
      「唔……嗯啊啊!」小慕容紧蹙月眉,露出痛楚的表情。文渊说道:「很痛吗?」小慕容一时说不出话来,紧紧抱着文渊,很勉强地摇了 下头。文渊小心翼翼地寸进,一点一点地推进。然而小慕容的阴户虽然柔韧,却着实颇为狭小,文渊不易进入,至少仍觉舒服,小慕容却是当 真痛不堪言,只是暗自忍住。
      忽然文渊觉得难以再进,稍一用力,小慕容抵受不住,放声哀鸣:「啊!嗯呃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文渊见小慕容香汗直滴,脸上表情明 明是痛楚无比,心中不忍,慢慢退了出来。小慕容压力骤鬆,急喘了几口气,呜咽道:「我……我真没用……对不起……」竟然要流下泪来。
      文渊轻轻搂了搂小慕容,柔声道:「怎么会?别这么说,我们以后还可以试啊。」又吻了吻小慕容,道:「别哭别哭,哭了就不漂亮啦! 」小慕容揉揉眼睛,轻笑道:「你好像在哄小孩子。」文渊微微一笑,帮着小慕容穿好衣服。小慕容见文渊下身仍然昂立着,说道:「等一下 ,你怎么办啊?」
      文渊下身不得发洩,正有些疼痛,此时却也不说,只笑道:「没什么,过一会儿自然就好。」小慕容望着,忽然又去解文渊裤带。文渊微 惊,道:「小茵,你……」小慕容轻轻笑道:「这样你多不舒服啊?还是……我帮你一下比较好。」
      说着张开那樱桃小口,含弄起来。这是小慕容对他做过多次的事了,只是情境差异却大了。
      文渊本来就已达忍耐边缘,再经小慕容温吞柔吐,只得片刻,一道阳精直射在她口中。小慕容闭起双眼,将之一口喝了下去,却仍溢出了 些,滴在她兜里。
      小慕容羞得耳根也红了,低声道:「我……这样来代替,行不行啊?」文渊看她唇边还带着些白白稠稠之物,不禁有些窘困,笑道:「这 ……这未免太委屈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心里一阵蹦蹦跳跳,说道:「以后我可不要这样啦,都是你佔便宜嘛。」
      说着露出顽皮的笑容,道:「不过呢,如果你想要,我再来几次也可以。」
      文渊吓了一跳,苦笑道:「上次你可害得我险些走不动了,这太伤元气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站起身来,低声道:「我们这事,你可别跟别人说。」文渊笑道:「是,遵命。」小慕容抿嘴一笑,突然指着文渊叫道:「还有啊 ,你可不能因为这回事,就以为可以对我摆架子啦,那可不成!」文渊笑道:「打个比方?」小慕容笑道:「比方?没有比方,就是要你跟之 前都一样的意思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你可也要这样。」小慕容笑道:「哎呀,现在是华家妹子还没落在你手里,等你到了手啊,我们……」说 到这里,却不好意思说了。
      文渊忸怩道:「我们现在跟师妹在一起,可不能像这样子说话。」小慕容嫣然笑道:「所以啊,你还不赶快向你师妹倾诉一番?你心里难 道不爱她吗?」
      文渊一怔,说道:「小茵,你当真不在意?」小慕容脸上一红,道:「我早就说过了不是?反正你的心,有一份在我身上,我就很满足啦 .」文渊一时不得回答,想到华瑄和紫缘,再看看小慕容,不禁有些歉疚,心道:「小茵待我如此,我岂能再有它念?师妹纵然对我有情,那 也未必像小茵这样能够兼容。若有机会,真要跟师妹说说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见他不语,便道:「该回客店啦,再不走,天都要亮啦!」文渊笑道:「正是,走吧!」两人正要走出庙门,忽听一个冷峭的声音 传来:「且慢!小妹,你把大哥找来,该不只是来看你这半场云雨罢?」
      文渊、小慕容都吃了一惊,回头一看,庙中供桌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人,一身青衫,直盯着两人瞧。